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酸澀初戀 只是我一個人的戰爭

來源:運城新聞網發布者:時間:2019-02-15

  核心提示
  ●小鞠的初戀失敗,讓她很受傷
  ●一種失去自我的愛戀,最終難以得到對方的認可和尊重
  ●女性,只有強大內心,找到自信的陽光,才能掌握幸福
  □記者 孫蕓苓
  本期講述者:小鞠,女,36歲,公司職員
  小菜鳥遇到了傳說中的大俠
  我的初戀男友是我的一個學長,他也是中文系的。大一那年還是新生的我,一下火車就看到了拿著某大學的牌子接站的他。因為他手里拿著接站的牌子,而我又是最后一個出站的,于是他伸手提起我的巨大背包,走在前面。我手里抱著零食包和我的雙肩包,一路小跑跟在他后面。
  見我跟不上,他回頭微笑著說:“慢點,我會等你的,別摔著了。”
  聽到他好聽的聲音說出如此溫暖的話,我的心里有某種東西蕩漾開來。有這樣的暖男學長,我對未來的大學生活充滿期待。平時內向的我,那天鼓足勇氣問了學長的名字,知道他叫肖楓,比我高兩級。
  我馬上驚喜地說:“是金庸小說里那個大俠蕭峰嗎,和他的名字一樣嗎?”
  聽到我這樣問,他笑著說:“是音同字不同,我是小月肖,楓葉的楓。”
  我默默記住了這個名字,我是個金庸迷,蕭峰大俠在我的心里就是無所不能的存在。跟在他的身后,心里莫名的踏實,有一種跟著大俠闖世界的感覺。
  剛到學校,我還是個菜鳥新生,喜歡泡在圖書館里看書。喜歡詩歌的我,惡補了許多古今中外的名著,尤其是詩歌。偶然來靈感,我也會把稚嫩的詩句記錄在我隨身帶的綠皮筆記本里。
  雖然從那次接站后,我很少再見到肖楓學長,但他的名字總會不時地打擾著我的耳朵。
  肖楓學長又發表了一首長詩,還是首情詩,不知道給誰寫的;
  肖楓學長在籃球比賽最后投進了個三分球決定了他們隊的勝利;
  肖楓學長,參加演講比賽得了第一名……
  感覺到肖楓這個人就是個全才,好像無所不能,真是像金庸小說里那個武功天下第一的蕭峰一樣。
  那時喜歡詩歌的我,偶然斗膽也在校報上發表一小首。一次,我的詩歌竟然和肖楓學長的發表在一個版面上,不過他是頭條,而我的小詩只是占了版面的一個小小角落。
  看著我的名字和他的名字一起出現在報紙的同一個版面上,我的心有種莫名的悸動,我小心地把那張報紙收藏了。
  青春萌動的愛戀,小心用詩表達
  后來,文學社搞活動,我和他經常遇到,他到哪里永遠都是中心,一群他的粉絲圍著。我雖然對他有好感,但羞澀和內向的我總是躲著他的目光。在他們都圍著肖楓學長的時候,我永遠是躲在角落里傾聽的那個。大家有時候為了校報編發稿子熬夜到很晚,我總是那個主動跑腿取買外賣的。
  人就是這樣,那些圍著他的人,他或許不關注,而遠離他的人他卻特別關注。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我發現他關注到了我,還特別寫詩送給我。我偶然來了小靈感寫的詩,他還會特意和了發在報紙上。
  這個樣子好像是在追我,但我心里不明朗,也是若即若離,偶然寫一首朦朧的情詩回贈。
  內心的自卑和不自信,讓我沒有勇氣走近他,但心里又感覺到處是他的影子。這大概就是像我這樣沒有接觸過感情的菜鳥不自信的心境吧。
  后來,他竟然開始公開追我,我感覺他公開追我的原因可能是我們班有個男生一直在高調追我,他才捅破了那層窗戶紙。他的攻勢很猛,一首首情詩發給我的同時,還公開發在校報上,因為我的名字里有個“鞠”字,他的詩幾乎都和菊有關,一首首成了校園里的佳話。
  當時他追求了我整整一個學期。后來覺得他這個人很努力,也很博學,且感覺對我是真心的,就和他在一起了。
  愛情最光鮮的時候,一定是發生在兩顆心將碰觸還沒碰觸的那段詩意時光。
  那時,我們用詩歌表達對彼此的欣賞和思念,那種感覺好浪漫、好有激情。
  我們的戀情,我感覺最好的時候,是我一個人悄悄喜歡他的時候。那時因為沒有得到,只是一個人的喜怒哀樂,而一旦形成固定的關系,我的討好性格便暴露無遺。
  本來應該是男生照顧女生多,而我們戀愛期間,我幾乎成了他的跟班和保姆。這樣的形容是我們分手后我自己的反思,我在那段戀情里是沒有自我的。
  本打算畢業后,繼續考研,可家里人想盡快讓我上班。因為肖楓要想考研,那時的我一切都站在他的角度思考。我于是直接畢業工作,邊打工邊照顧他的生活,讓他靜心寫論文、讓他安心準備考試。
  為了幫助他毫無后顧之憂地讀研,我除了日常工作外,晚上下班還去做兼職。再苦、再累我都能撐著,想著為了愛的人實現夢想,就像我實現夢想一樣。
  本想著他研究生畢業后,可以找到很好的工作,我們就可以順利進入婚姻殿堂了。可是,沒有想到,在他還沒有畢業的時候我遭遇了雷霆一擊。一次我加班回家,發現小區樓下灰暗的樓道拐彎處,他和一個女人擁抱在一起,走近才發現那女的是我的一個校友。我氣憤地上前質問,結果肖楓卻振振有詞地說:“在你面前我找不到當男人的感覺,你就是一個保姆,讓我沒有激情。我承認你對我好,但我不能因為你對我好,就要永遠和你在一起……”
  聽了這樣混賬的話,我的心里像被刀割了一樣,我付出了四年的青春,無微不至地照顧這樣一個人,生怕他受委屈。自己省吃儉用去為他好,結果卻成了“缺少激情”,這句話,對我的打擊比失戀還重,像是被無情掌打出了內傷。
  難以逃脫童年的桎梏,我總是患得患失
  我從小家境一般,父親和母親感情一般,父親好像有心事,經常酗酒,酗酒之后就和母親吵架。
  小時候的我,幾乎沒有受到過重視,整個家里姐姐長得漂亮像父親,又因為是長女得到父親的寵愛多,弟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得到的寵愛和關注更多,而我好像永遠是那個多余的。家里有了好吃的,比如有兩個蘋果,一定是姐姐弟弟的,和我沒有關系。如果是一袋子蘋果,他們才會想起還有個我。
  也或許是因為一生下我,看又是女孩,當時父親就想送人,在父親眼里好像只有男孩才是孩子。我媽不舍得把我送人,就把我送到了姥姥家,在我兩歲的時候她又生了我弟弟。我一直在姥姥家長到7歲才回到縣城和家人團聚。因為那時我要上小學,父母才不情不愿地接我回到城市上學。
  因為常年在鄉下和姥姥生活,我很難融入那個家里。
  好在我腦子好,學習上還沒有讓他們操心。就這樣,我是在沒有人關注的情況下慢慢長大。我內向、孤獨、自卑,自我存在感很低。如果不是學長那樣高調追我,我恐怕不會和他好。即便是喜歡他,也會躲得遠遠的。
  他當年那樣高調地追求我,卻又移情別戀。讓我感覺四年的戀愛好像是在唱一場獨角戲,一味地付出讓我將自己戀人的身份逐漸變成了“保姆”。一直以來,我和肖楓的感情好像就是我一個人的戰爭,最終只有自己受傷。
  (本文涉及姓名均為化名)
(編輯:張波)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