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姚保林: 生活給我以沉重 我用歌聲圓夢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19-05-17

  他是不幸的,從出生那一刻起,就被病魔纏身。由于難產缺氧,他患上了腦癱。他又是腦癱患兒中比較幸運的,大腦沒有受損,只是手腳行動不便。更令他欣慰的是,他從音樂中找到了生活的希望,并在這條路上鏗鏘前行。他就是夏縣禹王鄉師馮村“90后”少年姚保林,現為運城學院音樂系大四學生。身殘志堅的他,用歌聲奏響了一曲生生不息的贊歌。

  □記者 景斌

  享受繪畫帶來的靜謐
  5月15日,風和日麗,運城學院校園內百花怒放,沁人心脾。臨近音樂系所在的教學樓,時而婉轉悠揚、時而雄渾激越的歌聲,不斷傳入耳中。見到姚保林時,他正在琴房練歌,為即將到來的畢業音樂會做最后的準備。
  站著唱歌的姚保林似乎看不出與常人有啥異樣,然而當他試圖想動一動時,卻不像常人那般自如。但在他臉上,絲毫看不到埋怨和自卑,反而給人堅強、樂觀、積極向上的印象。
  姚保林的不幸是從出生那一刻開始的。他沒有撒歡的童年,自打記事起,就一直被父母帶著四處尋醫問藥。去過多少醫院、找了多少大夫,治療過多少次,他已經記不清了。不過,讓他記憶猶新的是鉆心的疼。
  他曾在鄰村一位老中醫處做針灸,一天三次。“早上整個上半身,正面的渾身穴位;中午扎頭針;下午背后,整個背的各種穴位。”他回憶說,“那種疼,一輩子也忘不掉。”好在,治療+康復訓練,使得姚保林從原來站都站不穩,到慢慢離了拐杖還能走路。
  病魔無情。原本少年時光都是無憂無慮、自由自在的,可那時的姚保林,卻承受著各種痛苦,既有身體上的,還有精神上的。小學四年級的時候,父母給他報了繪畫培訓班。“那個階段,很容易就抑郁,甚至有輕生的念頭。”姚保林回憶著,“學了繪畫之后,最大的收獲就是心能靜下來。”
  不能像其他同學一樣進行體育運動,姚保林就用手中的畫筆來運動。有時,坐在那兒一畫,就是一個上午,他盡情享受著繪畫帶給自己的靜謐與安詳。這個愛好一直伴隨著他,直到高二那年。
  感恩音樂帶來的重生
  或許是靜得太久了,姚保林需要動一動了。一次偶然的機會,一位教音樂的老師告訴他:“你的嗓子不錯,可以學音樂。”老師的一句話勾起了他的濃厚興趣,在姚保林看來,聽音樂是一種享受,能夠放聲歌唱更是一種幸福。“通過唱歌,能把心中壓抑的情緒釋放出來,整個人都輕松了許多。”他說。
  學音樂?走藝考之路?彼時,姚保林正面臨著高考,聽到他這個想法,父母首先是反對的。可是考慮到兒子的實際情況,因為患病,姚保林的手寫速度要比常人慢許多,父母最終還是選擇支持兒子。
  雖然之前常聽音樂,但要實打實地進行專業學習,姚保林付出了數倍于常人的努力。那會兒他連音符、線譜、音程等最基本的音樂常識都搞不清楚,腦子里一團亂麻。看著陌生的音符、復雜的音程,姚保林的心里有點打退堂鼓。可是,即將到來的藝考就像起飛滑行的飛機,容不得他猶豫觀望,“自己選的路,再難也要上”。
  沒有捷徑,只能苦學。既要準備專業考試,還要學習文化課,姚保林腦中的弦時刻緊繃著。藝考一天天逼近,他只能爭分奪秒地背譜、練聲,每晚都堅持到半夜。由于高強度的學習,考試前幾個月,原本虛弱的他,支撐不住倒下了。“左手扎著針、打著吊瓶,右手還在那畫音符。”他說,“真的感覺時間不夠用。”
  功夫不負有心人。姚保林順利通過藝考,雖然文化課的成績并不理想,但上大學的夢想還是可以實現的。結合自己的實際情況,他選擇了運城學院。
  “曾經多少次跌倒在路上/曾經多少次折斷過翅膀/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/我想超越這平凡的奢望……”這首《怒放的生命》是姚保林非常喜歡的一首歌。每每唱起這首歌,他渾身都充滿能量,“真的要感謝音樂,是音樂讓我重生,看到了自身的價值”。
  師生情誼給了他莫大安慰
  隨著年齡的增長,姚保林慢慢接受了自己。身體上的缺陷是改變不了的,但這并不影響他對精神世界的追求。2015年,一直在父母照顧下生活的姚保林走進了大學,“另類”的他成了校園中的“一景”。
  “老師和同學對我都很好,特別是同宿舍的同學對我照顧有加。”姚保林說:“他們沒有因為我行動不便拖累大家而嫌棄我,反而給了我各種幫助。”因為動作比較慢,每天他都要早早起床洗漱,吃飯時總有同學幫他打飯。純潔親密的同學情誼,讓姚保林在離開父母的照顧后,獲得了另一種寬慰。
  由于身體條件所限,姚保林用電動三輪車代步。當然,電動車也不是萬能的,他去教室的時候,從樓下到樓上,通常花費的時間是普通人的四到六倍,盡管十分小心謹慎,可摔倒也是常有的事。
  學校生活鍛煉了姚保林的自理能力,也讓他接觸到了更廣闊的音樂世界。他覺得,大學四年是學習的最好機會,在學校,他的生活基本是宿舍、食堂、琴房三點一線。尤其在琴房,一待就是幾個小時。
  在老師眼里,他是好學的孩子,不會就問,沒事就在琴房練習。“身體的不便,可以讓我心無旁騖地沉浸在音樂的天地里。”姚保林說。剛來學校的時候,老師還擔心姚保林不合群,融入不了集體。后來姚保林的表現,證明了老師的擔心是多余的,這也讓老師對這個學生刮目相看。
  “不僅勤奮好學,而且樂觀積極。”這是老師、同學談起姚保林時,常說的話。充實的校園生活,深厚的師生情誼,讓姚保林活出了有生以來最愜意的感覺。
  登上舞臺更加自信和成熟
  扎實的學習,換來的是專業水平的大幅度提高,此時的姚保林想,音樂終究還是要唱給大家聽,不能自娛自樂。可是自己這個樣子,登上舞臺會不會“嘩眾取寵”?
  于是,2016年,他參加了學校開展的聲樂藝術大賽。當時,音樂系聲樂專業去了十多個人,姚保林的得分是比較高的一個。這次比賽,讓姚保林收獲了自信,同時,也讓他看到自己的不足。盡管在臺上只有三到四分鐘的時間,他覺得還是非常吃力,“站得時間長了,腿會比較累,站不住,這樣就會影響唱歌,因為要騰出精力保持身體平衡”。
  為了找到既能長時間站立,又不影響發音,同時還要兼顧舞臺效果,姚保林嘗試了各種各樣的方法。反復嘗試后,他特別訂做了一把椅子,每次上臺表演時,就把椅子放在身后,累了可以做支點,還可以擺造型。有了這個幫手,他在舞臺上的表現更自然了。
  之后,姚保林開始在舞臺上大放光彩。他參加山西省第五屆“雛菊獎”大學生藝術大賽,憑借一首《太陽的兒子》,姚保林獲得了比賽三等獎。“通過多年的學習,得到了專家的肯定和認可,這是我最大的幸福。”他說,“也更加堅定了走音樂之路的信心。”
  一次次比賽,不僅使姚保林的舞臺經驗豐富了很多,而且讓他更加成熟。他告訴記者,每當站在舞臺上,音樂響起,是他最興奮的時刻。此刻,所有的沮喪、自卑、掙扎都隨風而逝,徜徉在美妙的音樂中,體會生命的另一種境界。
  追夢路上傳遞希望和力量
  就像航船離不開燈塔,在追夢的道路上,姚保林的“燈塔”,就是在國際音樂界享有盛譽的男中音歌唱家——托馬斯·夸斯托夫。很難想象,這位國際知名歌唱家,身高不足1.4米,四肢短小,而且一只手長著7個指頭。“相較于托馬斯大師,我還是比較幸運的,所以,我要更加努力,堅持不懈。”姚保林堅定地說。
  5月16日,姚保林和其他四位同學的畢業音樂會在運城學院音樂廳如期舉行。姚保林帶來了《大江東去》《思鄉》等歌曲,贏得了老師和同學的陣陣掌聲,這也為他離開校園、走進社會吹響了序曲。
  初夏的5月,繁花似錦,姚保林在和病魔作斗爭的同時,還要向著夢想邁進,“一邊工作,一邊考研,向更深層次的領域挺進。”他說,“音樂給了我希望,也給了我力量,我想把這種希望和力量傳遞下去,讓更多人受益。”
  記得抖音上有這么一句話,“假裝堅強的時間久了,就真的堅強了”。不屈服于命運擺布的姚保林,用歌聲給這句話做了最好的詮釋。


  采訪結束后,姚保林要送我下樓。考慮到他行動不便,我再三拒絕,可是他還是堅持一步一步從二樓下到一樓。看著他艱難行走的樣子,我深刻體會到健康對于一個人的重要性。然而,采訪中,他的臉上一直洋溢著燦爛的笑容。可以說,生命給他關上了一扇門,但還給他留了一扇窗。透過窗戶,他看到了外面世界的五彩斑斕,也體會到了人生的豐富多彩。

(編輯:楊晶茗)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