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周邊>

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8周年 唱支贊歌給黨聽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19-07-01


編前:

七月是詩歌的畫卷,迎著光榮和夢想;七月是歌曲的世界,吹響奮進的號角。2019年,中國共產黨迎來98歲華誕。展望韓原熱土,紅色光榮革命歷史正在延續,在韓城第一個黨支部——中共范家莊黨支部,那段波瀾壯闊的革命歷史被接踵而至的瞻仰者銘記于心;在八路軍東渡黃河出師抗日紀念碑前,鏗鏘有力的入黨宣言縈繞耳畔。

“七一”來臨之際,本報特別策劃,選取優秀基層黨組織、一家三代黨員等先進人物和典型,挖掘緊緊依靠黨組織,實現村強民富的故事;講述祖孫三代對紅色基因的理解與傳承;傾聽各行各業普通共產黨員對祖國母親的祈福之聲,闡釋對黨的忠誠誓言。以此獻禮黨的生日,祝福偉大祖國。

致富路上黨旗揚

——金城辦晨鐘村黨建工作小記

韓城日報記者 程晗

晨鐘村,是陜西省的“華西村”。改革開放以來,金城辦晨鐘村緊抓發展機遇,興辦企業,壯大集體經濟,走出一條村強民富的晨鐘特色發展道路。“晨鐘村數十年的改革、發展,若不是依靠黨組織的核心力量,不會是今天的樣貌。”晨鐘村黨委書記吉章娃說。

2

星星之火 發展之源

相比古城數百年歷史的村落,于上世紀60年代成立的晨鐘村顯得“年輕”很多。“當時,晨鐘村號稱‘七省十三縣’,是由各地逃荒人員聚集成村,村民居住分散凌亂。在靠種地過日子的年代,村里人均耕地不足0.2畝,日子十分‘恓惶’。”吉章娃說,“1974年,晨鐘村成立新一屆領導班子,我擔任村黨支部書記,當時全村共有29名黨員。在村黨支部的領導和黨員的帶頭下,晨鐘村開始抓生產、抓經濟。”

1978年,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,面對改革,晨鐘村犯了難: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要分產到戶,那村集體資產分還是不分?“一碗水分成一滴水,很快就干了,但把集體有限資產擰成一股繩,就能做好集體的事。”吉章娃說,“話是這么說,但群眾不理解,我就給黨員講這個道理,黨員再向群眾解釋,最終達成共識,實行部分生產責任制,村集體資產原則上不能分,還要走集體經濟的發展道路。”

借著改革開放的春風,1979年,晨鐘村以100元、100斤面粉和10斤油起家,在老城草市街開起一家甜食店,經營兩個多月,凈掙400元,這‘第一桶金’不僅讓村民看到希望,也讓大家對發展集體經濟有了信心。隨后,村里相繼開辦食堂、綜合商店、面粉廠、機磚廠、涂料廠等10家村辦企業。1984年,韓城撤縣設市,晨鐘村搶抓新城建設的歷史機遇,成立建筑公司、房地產開發公司、金塔賓館等企業,集體經濟的“雪球”越滾越大。

3

純潔支部 改革之基

“上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,村集體經濟快速發展,同時也出現不少問題,這種又快又亂的狀態,讓大家對當時的發展產生疑問:黨組織的作用如何發揮?農村集體經濟搞不搞?”吉章娃說,“特別是有部分黨員,思想出現偏差,覺得個人能干事致富,為什么要入黨,還有人選擇退黨,村里黨員人數一度減少至23人。”

農村的黨支部,始終是戰斗的支部、工作的支部。吉章娃說,經歷了這樣一個過程,村里決定再次改革,建立純潔的黨組織,留下肯為群眾干事的黨員帶頭人。肅清了黨組織,但要獲得群眾的認可,真正發揮黨支部的凝聚力,依然是擺在大家面前的難題。“晨鐘村大片土地被征用,但上世紀80年代,一畝地只有幾百元征地款,分到群眾手上并沒有多少,失地農民的生活保障,才是問題的根本。”吉章娃說。

1989年開始,經考察論證,村兩委會在巍山路、香山路、人民路建成650套共6萬多平方米的商業街房,為失地農民每戶建成一套門面房,并實行有限產權,可使用、繼承,但不能買賣和抵押,房產證由村委會代管。當年,價值8萬元一套的門面房,現在市值已達80萬元,每年至少可為村民帶來2000萬元的租金收入。

“這一失地農民社會保障工程,從決定建設開始,直面村民的反對、逐漸認識到迫不及待建設直至建成,花費三年半時間。這件事讓村民認識到,村黨支部的決策是真正為了群眾利益,也確立了黨支部的核心地位。”吉章娃說。

4

在黨支部的領導下,晨鐘村對村辦企業進行改革,2003年,組建晨鐘置業集團,把全村企業凈資產一分為三:即村委會占凈資產的40%;劃出30%凈資產送給村民,20%由村民一配一購買;企業管理人員和職工占10%進行一配一購買。轉型后,集團公司大膽招商引資,先后創辦金塔賓館、金馬購物中心、晨鐘混凝土攪拌站、韓城國際酒店等18家企業,村民通過收益分紅,年分配股權紅利450多萬元。2015年,晨鐘村對企業管理體制實行二次改革,把18個小企業劃分為5個行業公司,進一步發揮行業組合優勢,企業得到高質量發展。2018年產值和經營收入5.1億元,實現利稅4000多萬元。

真抓實干 民生之惠

“村看村,戶看戶,群眾看的是干部。”吉章娃說,“從事群眾工作40多年,處理矛盾不計其數,我深感,干部能不能一碗水端平,是解決問題的首要條件。所以,我們用制度把村民關注的事項確定下來,依章辦事,遇到章程上沒有涵蓋的,再召開會議討論決定,形成一套完整的民主管理體系。”

多年來,晨鐘村黨委制定了一系列規章制度,保證各項工作有序開展。而對村干部要求更嚴,實行“三不準”:不準挪借集體資金、不準承包本村企業、不準從事第二職業,使干部一心撲在群眾的事業上。同時,大膽選拔有德有才、有群眾基礎的黨員進班子,注重從一線發現有學歷、有能力的年輕人培養入黨積極分子,起用黨員到村委會等村級組織和村辦企業重要崗位任職,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得到充分發揮,成為促進村集體發展的中流砥柱。

5

晨鐘村集體經濟的發展,也讓村民真正獲得了實惠。2007年開始,村里相繼建成27棟多層和小高層樓房,全村3250人全部搬進住宅小區;建立助學金制度,累計發放200余萬元;出資為村民辦理新型農村合作醫療;實施老年福利金制度,每月給60歲以上老年人發放養老補助金……

圓覺晨鐘響徹韓原,黨旗飄揚光耀中華。2014年,晨鐘村黨總支被特批為我市首個村級黨委,下設6個黨支部,擁有黨員129名。晨鐘村先后被授予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、省級綜合示范先進村黨組織、小康村先進黨組織等40多項榮譽稱號。而不論榮譽多少,百姓心中“共產黨領導下的晨鐘村”,始終是改革發展穩定最強勁的力量。

“點子”書記興村記

———記桑樹坪鎮王峰村黨支部書記薛建奎

韓城日報記者 楊菊俠

最近,王峰村游人特別多,人們卷起褲管,把水攪渾,赤手空拳在水里摸魚,驚慌失措的魚兒到處逃竄,一不小心落入手里,于是扭動腰姿使勁掙扎,“滋溜”一下落入水中,于是,水花亂濺迷人眼,引起陣陣歡快的笑聲。

6

“渾水摸魚”這個旅游項目,既讓游客回歸自然,放飛自我,又增加了村里的收入,這個“金點子”,出自王峰村黨支部書記薛建奎。村民都說,他腦袋里點子多,是名副其實的“點子”書記。這異于常人的“金點子”,讓蝸居山里的王峰村,成為遠近聞名的“網紅村”。

十年前,提起王峰村,人們還會猜想:是板橋鎮、西莊鎮?還是桑樹坪鎮?那時的王峰村吃水靠挑,走路靠繞,基礎設施落后,村民生產生活極不方便。就在這時,年輕氣盛的薛建奎走馬上任,挑起興村富民的重擔。他跑前跑后爭取項目,僅僅幾年時間,王峰村20余公里田間路和巷道由土路變成水泥路。

7

村子步入正軌,日子越來越好,薛建奎又“不安分”起來,他尋思著,得讓村民有事干,富起來,真正把日子過滋潤。

王峰村具有得天獨厚的旅游資源,綠水在青山中環繞,青瓦與林木相映,加上古色古香的古寨、一眼望不盡的古橋、飛奔而下的龍潭、渾然天成的“一線天”瀑布等景點,稍加開發不就是一個山水相依、古今輝映的旅游景點嗎?

于是,薛建奎想邀請專業團隊做旅游規劃,可聽到幾十萬元的設計費時,他便擺手作罷,決定自己設計,省下這筆費用。他瞅著繞村而過的鑿開河,靈機一動:王峰村始建于宋朝,有百年古寨、明朝古橋、玉皇廟、蕭太后墓址等歷史遺跡,還有宋朝時期遼國訓練兵丁的校場坪、點將臺,以及著名的明清三進士、楊虎城避難所等,文化底蘊深厚。薛建奎計劃用“水”做文章、“古”做底蘊,投資200萬元,圍繞鑿開河,在古橋旁攔筑一個4000平方米水面的人工湖,中間設計開放沙灘,旁邊架設一座精致小石橋,沿山建造一個百余平方米的河心游園,另建4座小型滾水壩,旱時聚水、澇時泄洪。同時,在天然溝壑上架設一座木板浮橋,形成新橋、古橋、浮橋、玲瓏橋四橋鼎立的特殊景觀。

2016年夏天,浮橋、玲瓏橋、明清古橋修復改造及滾水壩工程竣工,一幅沙灘、小橋、流水、人家的畫面初顯,本地、外地游客紛沓而至,爭睹四橋攬勝的奇觀。“點子”書記趁熱打鐵,鼓勵村民興辦農家樂,大膽開辟“王峰一日游”路線,邁開旅游發展第一步。

8

然而,村子小,景點少,留不住游客,旅游一直不溫不火。去年,薛建奎又有了“金點子”,爭取項目,在古寨建起“王峰村博物館”,充分展示該村的歷史文化。春節期間,增加傳統手工鏊饃體驗項目,這些富有文化氣息的旅游項目,增添了不少人氣。這時,“網紅橋”悄然興起。“點子”書記瞅準商機,爭取到扶貧項目,架起“網紅橋”,增設水上娛樂項目和吶喊噴泉,這些新興“網紅”項目,成功吸引游客,端午小長假,王峰村的游客人山人海,車子一直停到幾公里外的卓立村口。

9

網紅往往只能熱一時,為迎合大眾“口味”,“點子”書記又推出渾水摸魚、電動碰碰船、眼疾手快等項目,將文化與自然景觀融為一體,讓大家放松心情,在這里度過童年記憶與現代氣息融合的美好時光。這一項目,又為王峰村吸了一撥“忠粉”。

要搞旅游,必須有旅游產品,真正讓游客有玩的、有吃的、有住的、有帶的,讓游客來了不想走,走了還想來。為達到這個目的,去年秋季,薛建奎號召村民采下漫山遍野的柿子,用傳統方法釀出5萬斤醋;把隨處可見的中藥鬼針草采回,炮制晾曬,制成“鬼針茶”;還注冊了“王峰古寨”商標。

如今,“點子”書記薛建奎又有了新“點子”,計劃釀制獨具王峰特色“柿子酒”,進一步打響“王峰古寨”品牌,讓村民在家門口掙錢,人人都能當老板。

追夢路上的“80”后

——記芝川鎮北陽村黨支部書記馬亞虎

韓城日報記者 范離 

今年32歲的馬亞虎,已有13年黨齡。他不善言談,但內心狂熱,有著同齡人少有的沉穩和冷靜,這與他的諸多經歷有關。高中畢業后馬亞虎收過蘋果、干過服務員、做過煤炭生意,開著公司,創辦了商業聯盟……剛過而立之年,事業就干得有聲有色,還有一筆不小的積蓄。芝川鎮北陽村村民贊不絕口地說,這娃年齡不大,但有沖勁、有闖勁,是個能成大事的好苗子。2018年4月,大家推選他擔任村黨支部書記。 

走馬上任后,馬亞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帶領村兩委班子成員到板橋鎮共裕村、新城辦五星村開闊眼界,學習這兩個村產業發展經驗,到八路軍東渡黃河出師抗日紀念碑重溫入黨誓詞,決心要當好村民致富帶頭人。 

北陽村地處芝川鎮西邊的臺塬地帶,由于資金短缺,村委會衛生間是露天的,廚房啥都沒有,第一書記和駐村干部上任幾年來,一直將就過日子,吃不好歇不好。馬亞虎和村委會主任商議后,籌措資金,改造衛生間和廚房。他說:“第一書記和駐村干部是為咱村服務的,得讓他們工作、生活的環境好一些,才能更好的干事。” 

杏花村是一個有故事的古村落,但卻是北陽村3個自然村中基礎條件最差的。馬亞虎從杏花村入手,計劃依托秦腔名劇《三滴血》,打造一臺大戲、一壺老酒、一個書院,辦一場秦腔大賽,提高村子的知名度,同時依托該村傳統產業杏,釀制特色杏花酒,辦一個杏干、杏仁等杏產品加工廠,為村民帶來經濟效益。另外建一個村史黨史館,讓大家不忘歷史,充分展示杏花村厚重的人文歷史,將村子打造成集旅游觀光、休閑娛樂、產業繁榮的“明星”村。說干就干,2018年9月,馬亞虎組織村兩委班子對杏花村進行環境大整治,重新硬化破損的主巷道,栽種千余株杏樹,改善村容村貌。同時聯系專業公司研發杏花酒、打掃老房,建起村史黨史館……村里的事難干、錢難籌,但馬亞虎積極想辦法籌資金,做群眾工作,從沒想過退縮。 

當杏花村的工作安排妥當后,馬亞虎又盯上北陽村村口的垃圾場。這個垃圾場“臭名遠揚”,不僅村民避而遠之,過往行人也繞道而行。這里原本是村民老雷家的責任田,因荒廢多年,漸漸被垃圾填滿,之前雖治理過多次,但始終沒得到徹底解決。不光影響村容村貌,每到夏天臭味難聞,影響村民生活。對此,馬亞虎給老雷做思想工作,組織人員將垃圾拉走,修整土地,種上幾百株國槐樹苗。如今,國槐樹苗根深葉茂,郁郁蔥蔥,成了村民納涼娛樂的好去處。 

芝川鎮北陽村由北陽、杏花、北趙3個自然村組成,但只有北趙村有村級活動場所,由于村與村之間相距較遠,其他組的村民只能望而卻步。馬亞虎決定也為其他兩個村建設村級活動場所,讓村民農閑時有去處,他到文體局跑了多次,爭取資金和體育器材,讓村民健身有去處、休閑有地方。 

今年3月21日,馬亞虎和鎮包村干部到杏花村走訪貧困戶,剛走到村溝邊,便看見一股濃煙從溝里冒出來。馬亞虎說他當時腦子都麻了,從村民家拿了兩把锨,撒腿往溝里跑,鞋跑掉了都沒感覺,下到半坡看到火苗直往出竄,他的心砰砰跳,幾乎滾下溝去。當鎮包村干部聯系到其他村干部一起趕到溝里時,看到滿頭大汗馬亞虎正鏟土滅火。一個多小時后,大火終于撲滅,馬亞虎才注意到身上的西裝被燒了許多洞,手臂上一大片皮膚被燒傷,起了水泡。 

一個黨員就是一面旗幟。20歲收蘋果時,馬亞虎南來北往到處奔波,看到南北方的經濟差距,就想著怎么帶領村民致富,讓他們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。“我對小康生活的理解很簡單,就是大伙兒吃飽穿暖有房住,村民出行有車代步,有勞動力的村民有活干,生活有保障,所以早早入了黨,希望在有能力時帶著大家一起致富。這么多年來,我打工、經商,就是想先把自己日子過好,手里有錢了,再帶領群眾發家致富。”如今,馬亞虎正一步步實現著自己20歲時的夢想。

祖孫三代是黨員

韓城日報記者 侯永超 

桑樹坪鎮姚家埝村隱于群山之中,一條蜿蜒的水泥路,不知拐過多少彎才把它與外界連在一起。村里的一面土崖下是一排窯洞,90歲的柳全和與他的子孫就住在這里,他的子孫也在這里循著他的腳步成為共產黨員。 

6月21日,雨后的空氣透著清爽。車沿山盤桓,窗外時不時掠過蔥綠的樹木。70年前的一個秋天,柳全和從這里走出。從此,姚家埝村少了一個年輕后生,軍隊中多了一個兵哥哥。 

今年91歲的柳全和耳背,喊了幾次他才明白記者的來意。起身穿過院子,在一間空房里,他找到一個色跡斑駁的木匣子,把一本紅皮的復員證書和三枚紀念章擺在記者面前,這三件物件有著鮮明的時代痕跡。復員證是硬皮鎏金字,翻開第一頁,一枚鮮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印章蓋在彭德懷的簽名上,上面寫著柳全和復員時的部隊番號,時間是1955年。再往后翻,有部隊對柳全和的評價:“工作認真負責,完成任務堅決。不講條件服從,作風正派團結。”兩枚紀念章是抗美援朝時頒發的,一枚刻和平鴿,一枚是毛主席頭像。柳全和撫摸著紀念章,喃喃說道:“丟了一枚。” 

柳全和當了3次兵,只有最后一次是自愿參加的。17歲時,國民黨保警隊抓壯丁,柳全和被抓進兵營,兩個月后,老父親賣掉糧食,把他從兵營贖回來。“那不是好人呆的地方。”這是父親不惜餓死也要賣糧贖他的原因,時隔不久,柳全和的父親勞累過度而死。第二年,柳全和又被國民黨保警隊抓走,部隊走到朝邑縣時,幾個老兵謀劃逃走,柳全和央求帶上他。1948年韓城解放,動員入伍的宣傳隊來到姚家埝村,這次和上兩次不一樣,柳全和知道這是共產黨的隊伍后,便與同村幾個年輕小伙來到征兵處報名入伍。這次,柳全和一去就是6年。 

6年來,柳全和扛過槍、開過荒,參加過抗美援朝,最后以炮兵身份復原。柳全和不知道自己打了多少場仗,但渭南、合陽、華縣、潼關解放戰役他都參加過。后來戰事漸休,柳全和隨部隊又去陜南一帶參加生產勞動,開荒種糧。1955年,柳全和復員,回到魂牽夢繞的姚家埝村,從此再也沒離開過。 

柳全和是在部隊入的黨,兒子柳軍財把嘴搭在他耳邊,吼著問:“爸爸,你哪一年入的黨?”“那時候入黨很難,是一家人臉上都有光的事,入了黨你就不是一般人了,要跟著黨走,要為人民服務。”柳全和聽不見,自顧自地說。柳全和是1954年入黨,連指導員李彥民同志是他的入黨介紹人。 

柳全和回到村后,先后擔任生產隊隊長、公社主任、支書,62歲的村民柳軍民回憶柳全和在村任職的那些年,用了16個字:“剛強正直,勤勞善良,先人后己,公正無私。”“生產隊分東西,他總是先讓隊員和其他人挑選,剩下才是他的。1976年,我和他趕著牛車給村上拉東西,走到半路一群兵娃子正在修路,迎面一輛軍用卡車打著喇叭奔過來,牛受到驚嚇,尥蹶子拉著車往前沖,卡車和牛車擦邊而過,柳全和坐在車轅上躲避不及,腿夾在兩車中間劃過,兵娃子從窗里探出頭問他有事嗎?他笑著說沒有。卡車走遠后,他才卷起褲腿,血把褲子都浸濕了。”后來柳軍民問:“你咋不言傳?”柳全和說:“他們都很忙,也沒什么大事,何必給他們添麻煩呢?”柳軍財對父親當兵的事并不清楚,父親也很少給子孫講。柳軍財只知道,前些年鄰村老兵叫柳全和去政府詢問老兵福利問題,父親一口拒絕,并勸和說:“何必要麻煩政府?有吃有喝,你還要什么?”“他最害怕麻煩政府,麻煩別人了。但他從不害怕麻煩自己。包產到戶時,我們柳家6戶人分了一頭牲口,大家都商量輪著養。他卻說何必這樣麻煩?我養著你們用。這一養就是10年。” 

柳軍財1984年入黨,這是他從小的夢,因而他比父親入黨時的年齡小3歲。這個干了10余年代理教師的黨員,從學校出來后就一直在村上當會計。他傳承了父親的秉性,賬務清白、工作認真、待人真誠,村民和村干部對他的評價只有一個字,那就是“好”。當代理教師的10余年,他所帶的班級年年拿走鎮上統考第一的名號。柳軍財對入黨的認識和父親一樣,“這不是一般人能加入的,這是一個人最高的榮譽。”柳軍財在村里是個好人、好干部。在家里是好兒子、好丈夫、好父親。作為丈夫,他和妻子相濡以沫,共同吃苦流汗,把一個家撐了起來。作為兒子,他和妻子始終把孝字放在第一位,照顧老父親,送走85歲的老母親。父親身體不舒服,他們心急如焚,整日整夜守護床前,悉心照顧。大家夸夫妻倆孝順,柳軍財說這是理所應當的,“他們養我小,我們養他老,這沒有可夸的。”柳軍財已經58歲,每次遇到重大事情,他會向父親匯報,“即使他的意見沒有任何意義,但你告訴他的時候,他依然會覺得自己對兒孫還有用,會很高興。”正因如此,2018年,柳軍財一家被評上市級最美家庭。 

柳軍財的女兒柳麗娜在東嶺煤礦工作,是一名普通女工。當年她希望入黨的時候,有人問她:“你又不當官,為什么要入黨,年年還要交黨費。”柳麗娜納悶地問:“你不覺得入黨是件很光榮的事嗎?”在她心中,入黨是光榮的事,是一個人的最高榮譽。小時候,爺爺和父親就這樣給她講,她覺得爺爺和父親看重的事情,那絕對是件了不起的事。于是長大后,入黨成了她的夢。2013年,柳麗娜30歲時,終于圓了這個夢。入黨宣誓的時候,父親看著她,她的聲音有些顫抖。 

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夢或許還會在柳全和的后人身上延續,因為他們的祖輩都說過:“共產黨不是一般人能加入的,共產黨員是一個人最高的榮譽。”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