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周邊>

垃圾場變景點 翼城閻村是這樣華麗蛻變的

來源:臨汾新聞網發布者:安月琦時間:2019-07-02

臨汾新聞網訊“村子里有啥變化,你問老曹就都知道了!”“老曹就是閻村的大百科”……在翼城縣里砦鎮閻村,“老曹”成了村子里的“百曉生”。

6月25日,記者見到了人稱“老曹”的閻村黨支部書記曹志強。

老曹其實并不老,今年不過四十有四;

老曹其實有些“老”,奔走在閻村發展的第一線,熬出了皺紋,熬光了頭發。

被遺忘的村莊

“閻村人窮怕了。”老曹感慨著,他說話時總是喜歡看著遠方,好像是在回憶。“聽我的父輩們講,閻村在解放初期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其實是一個‘好’村子,起碼不落后,但是村子比較閉塞。隨著工業企業的發展、新興農業的興起,我們止步不前,還是靠老一套種植玉米生活,日子一天不如一天,村莊漸漸被遺忘,成為全鎮甚至是全縣最落后的自然村。”

窮,則亂。閻村僅有400余口人,是一個典型的小村、偏村、集體經濟薄弱村,也是有名的上訪村。上世紀八十年代,村民收入低,缺少主導產業,人心不穩,村內垃圾到處飛。

“閻村有16名黨員,人人都當過村干部,老百姓就是誰都不服。”里砦鎮黨委書記宋海英介紹,“2008年老曹臨危受命,擔任村委會主任,2014年又當選為村黨支部書記。”說起為什么要挑起這副擔子,老曹望向遠方的目光突然變得堅定:“閻村人不能再窮了!我是土生土長的閻村人,實在是不忍心看到村莊變成現在這個樣子。”

遍地風景處處風情

老曹一上任,第一件事就是把村子的基礎設施完善起來。路,是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,老曹就把路修到老百姓家門口;水,是幾十年來困擾閻村發展的問題,老曹就把兩口深井打在老百姓腳下,解決他們的后顧之憂;產業成為閻村發展的桎梏,那陣子老曹滿腦子全是給村子調產。

2011年,隨著“一村一品一主體”的提出,閻村確立種植蘋果為自己的主導產業,同時發展高品質紅薯和鮮桃種植。“因為缺乏經驗,這條路很多人不愿意嘗試,都害怕失敗。”老曹說這都是他預料之中的事兒,“我就挨家挨戶做工作,事實證明,閻村百姓還是信任我的。”

為了讓老百姓能夠過上更加富裕的生活,結合全縣發展全域旅游的契機,老曹琢磨起了在村子里發展旅游業。他認為,農村的發展也要學著“兩條腿”走路。

2017年,老曹在村子里建起了“秋千廣場”,搞起了“親子游”。“把孩子吸引來了,家長也就跟來了,老百姓就有錢賺了。”這是老曹的“小算盤”。

果不其然,隨著“秋千廣場”在微博、微信、抖音等平臺上的廣泛傳播,這個以“爛”出名的村莊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有“顏”又有趣的小景區,人們在享受田園風光的同時,更加驚嘆于這里的改變。

初嘗甜頭的閻村人激動了起來,他們開始相信小村莊未來發展也許要靠鄉村旅游。

隨著鄉村旅游的發展,為了更好地整合旅游資源,石姑山居生態旅游專業合作社應運而生。農耕文化傳承課堂、真人CS戰狼訓練營、廟前沖關游戲區、石姑山休閑步道、百草園等等,逐漸滿足了中小學課外游學實踐、社會團體培訓拓展、黨員干部農事教育的需求。

“以前老百姓覺得自己生活沒盼頭,把日子過得很消極,更不會在乎什么村容村貌,到處都是垃圾場。”閻村村委委員曹麗媛坦言,“現在所有的垃圾場都變成了景點,回頭想想像是做夢一樣。”

一個有夢的地方

2017年以來,借助旅游產業發展,閻村接待游學團隊8000余人,接待個人家庭游客5萬余人,合作社直接收入80余萬元,帶動合作培訓機構、社會組織等收入500余萬元,帶動項目區群眾收入600余萬元……

從一個被遺忘的村莊,到現在充滿無限可能的鄉村旅游景區,閻村正如它的宣傳語一樣,成為“一個有夢的地方”。

“以前村里沒啥人,大家不愿意在這里待,都跑到別的村子里看人家怎么生活,我們就只能羨慕。”今年63歲的閻村村民曹文玉提高了音量,“現在可不一樣了,夏天來我們村的車都堵到村口去了,他們都跟我們學習哩!”

曹文玉是傳統的農民,他最滿意的事情就是村子里修了5公里的田間路,打了兩口深井,鋪設了灌溉管道一萬余米,他侍弄起自己的幾畝田來輕輕松松,過得更舒心了。

“我有兩個兒子,孩子們小的時候,最怕他們長大娶不上媳婦。人家都說‘小破閻村,水都沒有,不去,不去。’”曹文玉笑著說自己是個粗人,“后來,大家伙兒怎么說?‘小小閻村,變化真大,不敢小看,快看,快看。’”曹文玉說村莊一天天變美是好事,但有一點也不太“好”,那就是村子里沒了閑人,陪他嘮閑嗑的人少了。

和曹文玉不同,村民郭海燕是一名家庭主婦,每天圍繞著家里的一家老小打轉。“以前沒想過能干別的事情,畢竟在這個小村莊見得就少。”隨著鄉村旅游業的發展,郭海燕眼瞅著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開始賺錢養家,自己也坐不住了。“我還年輕,有啥不能試的。”

在老曹的帶領下,郭海燕借助電商平臺,賣起了翼城縣傳統家常美食“玉米面研兒饃”,給自己的微信起名“郭大姐研兒饃”。郭海燕的“研兒饃”不同于傳統的“研兒饃”,增加了各種口味,滿足不同年齡段顧客的需求。“我一天能賣七八十個呢,忙得不行!”與之前悠閑的日子比起來,郭海燕顯然更滿意現在的生活,“忙說明咱有錢賺,日子比以前好,我當然喜歡這種忙的感覺了!”

宋海英說“閻村模式”是一種自發式、摸索式的狀態,從縣委、縣政府到鎮委、鎮政府,都在努力扶持閻村朝著游學、研學、培訓、康養、拓展等全要素發展模式轉變。

“下一步,我們將對石姑莊園田園綜合體項目,尤其是閻村耕讀小鎮項目進行總體規劃和修建性詳細規劃,讓閻村沿著更加科學合理的方向發展。”宋海英說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