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>

親親瓦松花

來源:運城日報發布者:武 鳴時間:2019-07-16

瓦松,又名瓦楞草。在我們家鄉方言中則稱其為“毛抓抓”,意思是說它的樣子像小女孩頭上梳的小辮子。

瓦松過去在我們家鄉,是極為常見的,童年時代我經常與它打交道。小時候每到中秋,我幾乎天天都要上到房頂幾次。這可不是淘氣貪玩,而是幫大人干活,說起來現在的孩子既沒干過也沒有見過。改革開放前的農村生活艱苦,每當秋天柿子成熟的時候,為了增加一點經濟收入,家里總要購買幾百斤柿子,把它鏇成柿餅,等冬天柿餅出了霜就可以出售了。鏇柿餅是大人們干的活,曬柿餅時我們這些小孩子就可以上到房頂上,把柿餅一個個擺在屋瓦的凹陷處。曬柿餅前往往先要清理房頂上的雜物,主要就是瓦松——毛抓抓,拔下來扔到房下,從來不知道它有什么用處。

今年夏天,我的痔瘡復發,朋友告訴我一個單方:用毛抓抓(瓦松)熬水放點白糖喝了,只喝一次,不能多喝,可以治療這種病。而且說他那個時候痔瘡出血,喝過一次瓦松熬的水,很多年了就再也沒有犯過病。在城里的樓房上是找不到瓦松的,農村新蓋的房子也沒有她的身影。我把電話打回家,很快家里給我捎來了一大包瓦松。我洗了幾棵放在沙鍋里熬呀熬,一股甜絲絲的味道直撲鼻孔。打開鍋蓋,發現瓦松熬成的水是淺紅色的,心想這瓦松水應該是很好喝的了。從砂鍋里潷出一碗熬好的瓦松水,放了兩調羹白糖,興沖沖地喝了下去。哇——好酸啊!簡直可以與老陳醋相媲美了。

耐心等待幾天之后,發現難言之隱沒有減輕,有心再熬水喝吧,朋友告訴我瓦松水只能喝一次,至于為什么他也說不清。因為從小沒有聽說過這玩意能食用,所以眼看著廚房地上的一堆瓦松躺在那里不敢再當藥用。就在我準備丟棄的時候,突然靈機一動,何不把它栽種到花盆里,望著它也能化解我淡淡的鄉愁哩!

瓦松栽種之后,我把它放到陽臺像對待家養的花草一樣經常澆水。過了一段時間,瓦松漸漸開出了雪白的小花,有多小呢?大約棗花兒差不多吧。花分五瓣,花朵中間有十根花蕊,仔細觀察你會發現瓦松花原來是那么潔白美麗,許多花朵圍著一根主莖競相開放,幾天工夫一棵瓦松就變成了一朵大白花。雖然打小我對瓦松并不陌生,可是我絕不知道它會開花,而且能開得如此美麗動人。更為稱奇的是它含苞欲放之際,花蕾中先綻放出星星點點的紅色來,你還以為開出來的是紅花呢,其實不然,那紅色不過是花蕊頂上的顏色,等花朵怒放的時候就全白了。

望著瓦松花我常常在想,自然界真是造化神奇,房屋頂上,瓦楞之間貧瘠的土地里,如果也能稱得上是土地的話,能有多少養分呢?天氣干旱的季節,瓦松甚至是干枯的狀態。一棵瓦松居然能夠經受住春夏秋冬的風刀霜劍,挺立在高高的房頂之上,笑看著屋檐下的蕓蕓眾生。

尤其讓我敬佩的是她默默無聞的那份淡定。不與群芳爭春,不與眾草爭地,只為特立獨行,在自然界活出自己的率真個性。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