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>

蒲壇圣手 藝苑大師——追記原山西蒲劇學社社長墨遺萍先生

來源:發布者:姚俊虎時間:2019-07-17



獻身革命不彷徨

墨遺萍出身書香門第,其父李洪辰為清末名儒,為人誠篤,樂施好善,在鄉間深得人心。墨遺萍上小學時就崇拜歷代名人,熟讀四書五經,尤以戰國名家墨子學說為最。他視墨子“志不強者智不達,言不信者行不果。據財不能以分人者,不足為友;守道不篤,遍物不博,辯是非不察者,不足與游……”等理念為座右銘,青年時期就以墨為姓,更名遺萍,寓“才高志遠、潔身自好”之意。

1923年年末,墨遺萍在家鄉讀高小時,受河津早期中共黨員鄧國棟及《響導報》等宣傳馬列主義讀物影響,面對百業蕭條、民不聊生之社會現實,明白了“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”的真理。高小畢業后,他與進步人士聯合創辦了“新我學術社”,積極宣傳革命理念。

1930年,墨遺萍經“辛亥革命”老人景梅九先生引薦,與運城地下黨負責人閻子祥、姚晉太取得了聯系,開始從事革命活動。翌年,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“九·一八事變”后,墨遺萍帶領革命群眾搗毀了貪污腐敗、熱衷于宣傳“曲線救國”的國民黨河津縣黨部,并成立了“民眾抗日聯合會”。

1933年,墨遺萍身份暴露,成為敵人追捕的“共黨要犯”,地下黨負責人讓他轉移到陜西宜川第一高小教書,與黨組織失去了聯系。

1935年,墨遺萍來到延安甘泉一帶。同年10月,毛主席領導的中央紅軍歷經兩萬五千里長征后到達陜北。墨遺萍在延安再次入黨后,被組織安排到陜西省委機關,做宣傳組織工作。

1937年7月7日,抗日戰爭全面爆發,墨遺萍在延安與艾思奇等同志籌備邊區文協,領導戰地服務團(亦稱二大隊)在陜北巡回演出。其間,他與柯仲平、馬建翎等同志創建了“民眾劇團”(又稱戲劇研究所),帶領文藝工作者積極宣傳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。

1939年年末,墨遺萍調任懷慶專署秘書兼二科科長,一手創辦了《函友》周刊,受到延安各界的廣泛歡迎,謝覺哉、周揚等曾為刊物寫過不少文章。有一天,他在送報途中巧遇毛主席,趕忙呈上新出版的刊物。毛主席高興地對他說:“《函友》辦得好啊!我很愛看這類小報……你們辛苦了,回去請代我向辦報的同志們問好!”

耕耘梨園意悠長

1941年冬,墨遺萍調任隴東糧食調劑處處長。不久后開始的延安“整風”運動,他因宜川教學經歷,受到康生領導的“鑒定組”懷疑。在接受“甄別”期間,他積極參加業余劇團活動,既是編導,又為演員,原中國劇協副主席姜炳泰,就與墨遺萍合演過《河神娶妻》,毛主席等中央領導曾出席觀看。后來推出的《正氣圖》《洪承疇》等劇目,均為墨遺萍那個時期的佳作。

1944年年初,毛主席指示對在整風運動中搞過頭的同志一律平反,墨遺萍奉調延南區合作社領導劇團。這一階段,他創作的劇目有:《天河配》《張鳳嬌》《滿天飛》《岢嵐縣》《棠棣之花》《是誰之罪》《龍女牧羊》《青天縣》《柜中緣》《清官軼聞》等。其中部分劇目,后來被編入華北人民戲劇叢書。

1946年8月,墨遺萍來到太岳解放區擔任劇協主任兼《太岳文化》雜志編輯。在這里,他與著名作家趙樹理成了好朋友。墨遺萍向趙樹理介紹了許多歷史傳說和戲劇軼聞,而且邊說邊唱,還附帶演員動作,到了滑稽之處,墨遺萍一本正經,反惹得趙樹理開懷大笑,夸贊他“是北路梆子的大行家,南路戲里的全把式”!

1949年7月,墨遺萍到北京出席全國文藝工作者代表大會。同年12月,他參加了山西省第一次文代會,被推舉為“蒲州梆子首領”,后來擔任山西省劇協副主席,創辦了山西蒲劇學社并任社長。翌年春,他獲任省文教廳創作組組長兼省文藝叢書社主任,并籌辦了省蒲劇學社直屬劇團(又名省蒲劇實驗團),后成為大眾蒲劇團。

有一次,在省藝干校編導班為學員講課時,墨遺萍用“一江春水向東流,大雨催得浪花稠。怒火狂卷江心處,金波未已船到頭”七言詩,把文藝編導從開頭——發展——高潮——結局,以及舞臺表演起、承、轉、合之間的連接手法,表述得一清二楚,給人以高潮迭起、出神入化之感。

1952年,墨遺萍被調往山西大學任副教授。其后,他在授課之余,認真研究古代戲劇,進一步豐富了戲劇創作理論。

1956年春夏之交,墨遺萍到北京《劇本》月刊任編輯。當時,在“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”方針的影響下,戲路拓寬了,劇目開放了。在如何改革的問題上,有人提出編導在劇詞中盡量少用老百姓聽不太懂的古詩文言,改掉較為煩瑣的封建禮儀,墨遺萍對此堅決反對。他認為傳統劇目多年形成的藝術風格,是中華文化重要組成部分。一個劇本就是一部好書,一段唱詞恰如一首妙詩,可以幫助人們學習文化知識,提高中華民族的精神文明素質,決不能因噎廢食,顧此失彼。

1956年年末,為落實黨中央保護歷史文化遺產政策,墨遺萍奉命回到臨汾。他很快組織了專家團隊,對全區戲劇舞臺進行了詳盡的考察摸底。他還把馮三狗、王存才、董銀午、楊老六等著名老藝人請來,在傾聽大家意見建議的基礎上,給原文化部的領導寫了《保護歷史文化遺產,推動地方戲劇發展》的專題報告,獲得了周恩來總理的贊許。

標新立異樹新風

1958年,墨遺萍到新成立的晉南蒲劇院任副院長,對戲曲創作研究和傳統劇目的發展方向更為明確,不僅帶頭提出了“尊重歷史,不棄主題,標新立異,弘揚正氣”的創作要素,還極力提倡以新作品、新人物、新形象拓寬蒲劇舞臺。他對蒲劇音樂、唱腔改革和導演手法、表演技藝,以及舞臺布置、化妝技巧,匯集整理出一套完整的操作流程。他還在多種報刊上發表了不少評論文章,為戲曲文化傳承發展作出了獨特的貢獻。

1963年冬,墨遺萍由臨汾到河津縣蹲點。他坦誠地對宣傳部門同志表示:“我是河津人,理應關心支持家鄉劇團,咱們就來個龍門劇團龍門人,編寫一出大禹開鑿龍門的戲吧!”他連夜動筆,僅用一個通宵,就把大型歷史劇《龍門記》的內容提要、人物簡介寫了出來,不到兩個星期,就推出一部四萬余字、八個場次的演出劇本。該劇成功地塑造了“大禹鑿龍門,三過家門而不入”的歷史故事。著名作家孫謙聞訊后,曾開玩笑說:“墨遺萍先生十余天寫一個劇本,而且標新立異,獨樹一幟,如果不是蓄謀已久,恐怕有抄襲的嫌疑!”

“文革”期間,墨遺萍一度被關進牛棚,受到了殘酷批斗和精神摧殘。然而,倔強的脾氣,不屈的性格,造就了他面對險境大義凜然的氣概。

1976年10月,禍國殃民的“四人幫”被粉碎,年逾六旬的墨遺萍重新煥發了藝術青春。他認為戲劇是包羅萬象的立體文學,應認真剖析歷史淵源,研究其社會影響和發展規律。他先寫了新劇本《滎陽義》,接著寫出了《蒲劇史魂》《蒲劇平仄一刻通》《蒲伶最者列傳》《碗碗腔史話》等著作。為還原當年“改名換姓”之初衷,他還特意詮注了《墨子》專集,編寫了令人眼花繚亂的《謎語詮聚》一書。

聯誼秦晉美名揚

1979年,墨遺萍從山西調往陜西省戲曲研究院,擔任該院藝術顧問。他在不同的場合,多次談到蒲劇的歷史淵源,將其崛起明確定位于明朝中晚期。他對眉戶劇、碗碗腔的形成和秦腔、京劇的發展,也提出了自己的獨到見解。他還研究了戲曲中的曲牌體、板腔體之演變,剖析了中國戲劇起源和各種歷史傳說,令專家學者們刮目相看。

1980年,對于當時在陜西議論較多的唐梨園遺址,墨遺萍認為,應在西安城南曲江池一帶,因為那里當年是唐代京都的文化風景名勝區。后來聽了陜西有關專家李尤白的考證后,他認為其觀點是以《舊唐書》為依據,便不再堅持自己的觀點,還與李尤白共同提出建立梨園會館的設想。在改革開放初期提出的這項“建館倡議”,自然引起了中宣部、原文化部,陜西省委、西安市委及北京、河南、山西、甘肅、上海、天津、南京等省市文化界專家學者的高度重視。

1982年,由于長期勞累,墨遺萍先生嚴重的心臟病時有發作。在去世前半個月,他鄭重地向子女們叮囑:“我早年參加革命,不為高官、厚祿,只有勤奮、清貧,我過去的稿費、劇本演出報酬,都用在劇團發展和戲劇事業上了,沒有給后人留下什么好處,只希望你們做老實人、辦實際事,不要忘記黨的恩情,不要脫離人民。”

據墨遺萍身邊人士回憶,他性格直爽、生活節儉,從不在個人生活方面多花一分錢。為了黨的文藝事業,他總是“一門心思、一心向好,求真務實、求學奮進”。到了晚年,他堅決擁護黨的改革開放政策,十分關心祖國的四個現代化建設。

墨先生臨終前幾天,接連約見了好幾位文化界領導和戲曲名人,對“戲劇研究院”的工作提出了不少意見和建議。他還自書了“書山有路勤為徑,學海無涯苦作舟”條幅,顫顫巍巍地貼在了墻頭。就在去世當晚,他仍伏案查看資料,筆耕《梨園古都》,誰知這最后的樂章剛一開篇,他便溘然長逝了!

在墨遺萍先生追悼大會上,我國文化界名人周揚、曹禺、賀敬之、趙守一、張庚、郭漢城、張季純、孫謙等送來了花圈、挽聯。中國作家協會,陜西、山西省委宣傳部、文化廳等有關同志,發表了悼念文章。時任陜西省文化廳廳長李若冰稱:“墨遺萍是我國最早的藝術家、戲劇家、革命家之一,也是延安時期在蘇區工作的最早的藝術團體領導者。”

1986年春,在西安參加西北、華北五省(區)劇院負責人會議期間,我與河東劇院經理李一然登門探望了墨遺萍先生遺屬,在一間保存完好的書齋里,我們有幸看到了琳瑯滿目的字畫和作品,聆聽了他的一些傳說。望著墨先生堅毅、慈祥的遺像,我在心底里向這位三晉戲劇文化開拓者默默表達敬意。

1987年10月,臨汾地區眉戶劇團團長崔鳳鳴邀運城劇院負責人觀摩新排的劇目。其間,我慕名拜訪了正在平陽的曹禺先生。這位文壇巨擘深情地表示:“墨遺萍先生敢于堅持、善于思考,他的許多文史理論,已經被實踐證明是切實可行的。他為人民用盡了自己的專長和精力,的確是山西人的驕傲,也是中國戲劇界的財富,我們應該永遠記住他對文藝宣傳事業所作的杰出貢獻!”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