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夏天的玉米地

來源:運城日報發布者:景 春 時間:2019-07-18

夕陽西下,夏天的傍晚,拖著一個長長的影子,蓬亂的頭發隨著山嵐四處飄飛,像是一棵長得硬朗的玉米。但這棵玉米時不時彎下去拾弄拾弄,或是一兩把野菜,或是細心地扶起那被風吹倒的玉米;布滿皺紋的臉上細汗密密滲出,沾滿泥巴的手不時擦擦,或是擋住前額,望望太陽已經走到哪里了。這是母親一輩子留在我心靈深處的影子,一提到母親,腦海里便不自覺閃出這么一副樣子。有時玉米長勢良好,遠遠望去,簡直分不清哪是母親,哪是玉米,二者渾然融在了一起。

周末回家要生活費,都要急急找到母親。特別是快要考試的五六月,這時玉米已長得碩大肥壯,齊刷刷地站著,一棵挨著一棵,親親密密的,而且很有精神,沒有萎靡的感覺,把偌大的一塊玉米地擠得黑壓壓的。遠遠望去,像是一塊巨大的翡翠,團團窩在那里。一切都靜悄悄的,玉米地是那樣的幽深,又像是一片幽深的綠海,看不到晃動的人影,只有一棵棵安靜的玉米在靜默著,仿佛在思考著什么。

站在這黑幽幽的玉米地前,見不到母親的影子,只見整理得干干凈凈的地頭。荒草被鏟得一根不留,似乎被長勢喜人的玉米嚇怕了,只是畏畏縮縮地透在地坎上,不小心又被辛勤的母親給扯掉了或鏟除了。母親是容不得這種無用的野草肆無忌憚地來霸占那點有些養料的地。猖狂的草和不甘示弱的玉米在打著一場你死我活的仗,母親在精心地呵護著她可愛的玉米,猶如她幾個嬌嫩的小孩。

此時地頭堆放著一堆亂蓬蓬的草,新割的;有些還在倔強地挺著青油油的頭,但有的已受不起這辣辣的陽光,無可奈何地蔫著。母親那熟悉的粗布衣服就胡亂地卷在草堆上,旁邊還掛放著一個墨綠的水壺。顯然,母親是藏在深深的玉米地里的。長得這么厚實的玉米地,我孱弱的目光無法穿透,也許宏大的聲音穿透力更強,于是我扯開嗓門就大聲呼喊母親。

夏天的陽光特別干燥,似乎把聲音曬得清脆響亮,硬硬地在玉米地里穿梭,一直蕩到那邊山嶺。山嶺那邊也知趣地甜甜地將喊聲彈回,很有人情味的。

這聲音一鉆進玉米里,像是被磁鐵吸收了似的,一點動靜都沒有。連連喊了幾聲,過了一會兒,茂密的玉米地里便傳來“嘩啦嘩啦”的聲響。只見玉米地的深處,玉米葉不斷搖晃,一棵一棵地被掰開,冒出個黑黑的人影來。定睛一看是母親,母親頭上掛滿了細碎的玉米枯黃的葉片。硬硬的葉子已經把她的頭發攪得亂蓬蓬的,臉是汗涔涔的,一雙沾滿黃泥的手不斷地擦拭著。原本就蠟黃的臉被手上的黃泥擦得更黃了;渾身濕透了,粗布衣服還透出一層層清晰可見的鹽印,一圈一圈的,但臉卻知足而幸福地笑著,接著便是一句柔柔的問候“回來啦,沒生活費啦”。便直直走向那堆亂草堆,拎起那皺巴巴的衣服,抖了抖,摸出幾張同樣皺巴巴的錢,遞過來,嘴里不斷嘟噥“省著點用,你看玉米今年長勢沒往年好,盡管努力讀書,媽會有辦法的”幾句。話說得沒有了,便拿起那黑綠色的水壺“咕咚咕咚”地灌上一氣,又用那外衣擦了擦汗,扔下一句“外面太陽太毒了,我到玉米地里乘涼去了,你也趕快回家,幫我弄點飯菜”。邊說邊提著把子被磨得滑亮的鋤子,鉆進黑深深的玉米地,不一會兒就沒了影子。

夏天的玉米地,藏著母親多少愛。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走势